女贝网

口述我的第二次打屁股实践经历

时间:2018-03-09 11:52:51

   爱好这东西好久了,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它,很喜欢看那种打板子的电视剧,包括《还珠格格》里的小燕子挨打那一段,后来慢慢的找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了,一百度没想到还不少,渐渐地了解到这种行为叫SP,还有一个更大的圈子叫SM,不过看的很惨的样子就不忍心看下去了,先看SP吧,废话少说,进入正题。
       和他在网上认识的,是通过加入一个SP的群,他直接加的我,然后我和他聊了有一个月左右,推了两次,都因为我有事情,今天我和他定的是下午1点在中山门见面,结果因为堵车的关系我一点半到那里了,和他见面之后,觉得他这个人很严厉,又长的很高很壮,有点害怕,他开了房间我们直接上了三楼,进入房间后,他觉得好热直接就把外套脱下来了,我没好意思脱,就直接穿着外套坐在床上,看着他。他说,你不热吗,把外套脱了吧。我摇摇头说,等一会儿再脱,再暖和暖和,外面太冷了。我在这个房间里又四处转了转,他说以后想买一个比这个大一点的,带个客厅的,他比较喜欢复式类型的房子。我说,那种挑高连2米7都达不到,太矮了。他说,也是,我见过最高的也就4米7吧。这时我感觉有点热了就把外套脱掉了,叠起来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。他说,咱们开始吧,你可以脱衣服了。我没有动,当着他的面脱太直接了吧,我看到窗帘没有拉好,就对他说,你把窗帘拉上。他左右的来回拉了好几次说,差不多了,没人看啊,这里哪儿有人啊,要不要再给你两分钟时间心里再挣扎下啊。他坏坏的笑了下。我还是不动。他说,两分钟时间到了,再犹豫一会儿俩小时就过去了,就别实践了,脱了吧。我想了想也是,于是转身去找拖鞋,然后在床的另一边把牛仔裤脱了下来。他说,你必须挡着我的面脱,用不用我帮你啊。我怕他真的会帮我所以就赶紧站在他面前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,等会儿再脱吧,有一点凉。他说,女人大多数都怕冷,火力都没有男的强,我给你暖暖吧。说着他握着我的手,一下子包住我的小手说,你的手真小,不是特别凉啊,你脚冷吗, 我给你捂捂。说着他把我横抱起来,双手抓住我的一只脚,帮我把袜子脱下来双手揉搓着,我觉得有一股暖流涌进我的脚底,真的挺暖和的。他说,女人的身体都比较偏寒,冬天里总是手脚冰凉的,对了你来那个的时候肚子疼吗?他见我不说话,就笑了下说,呵呵,十个里有九个都痛经,其实我觉得女人一辈子挺辛苦的,从十几岁就开始来月经,一个月每次来的时候都得疼上那么几天,然后一直到50岁,以后又赶上更年期什么的,等到快30岁的时候又生孩子,生孩子是最危险最痛苦的事情了,唉,女人这一辈子不容易啊。我听他说这一番话,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,心想他还挺心疼女人的嘛。说着他又加强了我脚底的力度,我的脚心也渐渐地不那么冷了。然后他把我打横抱到床上,他一米八的身高,190的体重抱起我这个连90斤都没有的小个子还是很容易的,我被他突然的抱到床上,突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,他又说,不冷了吧,那我们开始吧,把裤子脱了吧,我觉得都已经被抱在床上了,不脱是不可能的了,于是便慢慢的把保暖裤一点一点褪下来,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,觉得他一直在看我,我感觉我的双腿在不自觉的打哆嗦,保暖裤褪下来后,我也仔细的叠好放在牛仔裤的上面,他看到我穿着丝袜笑了说,这种丝袜应该是挺老的那种吧,现在市面上应该都没有卖的了吧。我说,恩,就是以前买的,我又不自觉的并拢了双腿,抬起头看了看电视,电视是我们一进屋他就打开的了,目前是锁定在电影频道,放的是《第601个电话》很老的一部片子,我之前略有耳闻,不过没有正式看过,因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所以我故意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,故作轻松的开口说,哦,放的是这个片子啊,这片子挺老的了,我没看过,记得里面有周笔畅,还有张柏芝,突然他说,把内裤也脱了吧,你知道我的规矩的。我听他说完,把头低下来没有动,他说,我帮你吗。边说边一把拉我起来,双手放在我的胯间,把我的内裤脱下来,这一过程中我没有反抗,只是配合他完成,他把我的内裤抖了抖放在我的两条叠的整齐的裤子上,我的内心忽然跳的好厉害,然后他把我按在他的大腿上,屁股正对着他,我只能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趴在他的大腿上,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,他说,我先用手打几下,看看你的承受能力,疼就告诉我。他看我不说话就知道我默许了,于是开始试刑了,开始的几下打的并不疼,只能算是拍打,他看我没有反应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,就加大了力度, 我感觉已经有些痛感了,不过还是不太强烈,是不是我的神经过于麻痹而造成的呢。(我这几年来觉得自己身体上的触感不是很敏锐了,例如我手脚经常会间歇性麻木,要缓一会儿才会有知觉,我自己在网上查过,我发觉我已经有了一些植物神经紊乱的症状,刚开始接触这个词只是因为Y的关系,他得这种疾病已经很长时间了,从高中就开始已经很严重了,经常会莫名其妙的胃痛,胸口痛,还有头疼,严重的时候还会留鼻血,他后来经一个高人指点练了太极拳才慢慢的恢复起来,我想我性格本沉闷,偏爱静,对待事物的态度偏消极,久而久之也有一些这种病的症状,SP只是我心底的一种发泄方式,一个人的心是有限的,根本藏不住那么多的事情,也承受不了那么多的负担,希望以此缓解。)
        屁股上已经有了一些疼的感觉,不过还好能承受,这点痛感对于我来说还算不了什么的,他看了看我依然没有什么反应,又加大了力度,声音也比较响亮,痛感越来越明显,感觉有一些热度从屁股上传来,刚开始我一下一下的数着,因为几乎不疼,思维也比较清晰,大概数到了30多下,开始感到有些疼了,又强忍着数了10来下,最后那几巴掌真的是比较疼的,他不是非常规矩的一下左一下右的,有时左边会连着打好几下,都是同一个部位,时间间隔也很短,估计也就一秒吧,然后又连着打了好几下右边,力度很重,最后疼的我也记不住到底数到多少下了,疼的我都没有心思再看电视了,只想把头深深的埋起来,屏住呼吸强忍着,双腿也不由得加紧了,他停下了,大概是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以为我疼的有些受不了了吧,问我,有点疼了吧。我点了点头,他抓起我的手说,你自己摸摸都有些热了呢,我的手已经冷下来,触到屁股时,不禁打了个冷战,真的很热了,和我手上的温度反差很大。他给我轻轻的揉了几下,又说,我给你拍张照片你自己看了,然后把它删了吧,让我不要动,拍了一张放在我眼前给我看,我看到我的屁股有些红了,不过不太清楚,大概是因为他的手机相素不高,他又在我面前把那张照片删了。然后把我扶起来,对我说,喝点水吧。之前去一个小超市里买两瓶水,我顺手拿了瓶冰红茶,他拿了瓶冰糖雪梨。我慢慢的坐在床上,起身拿起在床头柜放着的红茶,这时候我好想用这瓶水来冷敷下屁股,但我怕他会笑话我还是忍住了,用力的拧开瓶盖,喝了几口,然后又放了回去,抬起头还是看了看电视,一只手在轻轻的蹭着屁股,他坐在床上,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说,你的承受力挺强的,一般被动分为三类,一是单亲家庭从小没有管教的,想体会那种挨打的幸福感;二是从小父母很宠爱,没有挨打经历想尝试疼痛的感觉;三是喜欢疼痛,恋痛,有点自虐性质的。我怔怔的看着他自顾自的说着(我有点忘记了,毕竟隔了四天的时间写这篇东西,顺序可能有点颠倒)我看看我的丝袜已经滑落到膝盖了就又卷了上去,他刚才用手试刑的时候我的脚上还穿着丝袜,所以并没有裸露着。他又慢慢的帮我把丝袜脱了,唉,这下子可是实实在在的半裸了,我下身真的是一丝不挂了。他站起来又换个方向依靠在床上,我马上转了身,和他面对面的坐着,还是双腿伸直并拢,他把我搂在怀里,好像说了句,打疼了吧(我忘记了他有没有说这句话了)问我,是什么时候知道SP的,我说,很久了大概可能是上高中的时候吧。(其实我记得从初中就开始了,毕竟《还珠格格》是从初中就开始播放的吧 )他又问,当时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呢。我一下子懵了,这个我还真的回答不出来,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,我想了想随口说句,觉得挺好玩儿的。突然他一用力我就一下子躺在床上了,然后一只手把我两条腿往上推,我变成了双腿高举,他又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打了我屁股十几下,我觉的疼倒是不太疼,不过这种姿势很羞人的,屁股仰起,还弯曲着,下身所有的隐私都被他看见了,他停下了,又半笑半不笑的问我,还好玩儿吗。我赶紧摇了摇头,我立马坐起来,刚一触到床时有一点不适,他又跟我说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一种新鲜的惩罚方式叫姜罚,就是用嫩姜把皮去了,放进肛门里,我听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心想那得多疼啊,肛门那么小,姜那么大,怎么会塞得进去呢,而且平时我切姜的时候,汁水弄到我眼睛里都会有辣辣的感觉,要放在周围都充满了敏感神经细胞的肛门处,天啊,太恐怖了吧。然后他又跟我说了一些关于SM的话题,听得我目光呆滞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其中有一段他说挨打的姿势,有把手和脚绑在一起的,把屁股撅起来;还有趴在床上,把腿和手绑在一起的。总之都是很羞耻的姿势,都会把下身彻底暴露出来的那种,我忘了他署名是S,那就意味着他热衷于SM而不是单纯的SP,不过我还没有到那种完全能够接受的程度。他看见我眉毛皱在一起,嘴角也皱起来了,就笑了,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头说,我是不是吓着你了啊,呵呵,这些对你来说太重了,我们继续吧。说着他站起来,把自己的皮带抽出来说,下面的我都用皮带了,你说用你的还是用我的呢。我也不由自主的转身面对着他,又看了看我裤子上的皮带说,我的皮带不知道是不是牛皮的呢,都行。他看了下用手摸了摸说,是皮的,呵呵,还是用我的吧。我看他把皮带折了四折,心里挺害怕的。我知道用皮带的程度一是要看挥打的幅度,二是要看皮带的厚度,厚度越厚,接触面积越大。他让我跪趴在床上,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做,他让我把背伏在床上,屁股高高的翘起来,我刚弄好,皮带就下来了,真的好疼啊,我不会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疼痛的程度,他也没让我报数,只是一下一下的打,声响很大,刚开始我还能承受,不过后面的打一下比一下重,刚开始我还心里数数,后来就实在数不下去了,只能尽量的转移注意力。他打到49的时候停了一小会儿,大概是想让我休息一下吧,他亲了下我的屁股(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,不过我不是很喜欢)又用手轻轻的揉了一会儿,又开始打了,我接着在心里继续数着,我的注意力渐渐的不够用了,只是想着要如何忍过疼痛,遭了,我忘了刚刚是从哪里数的了,记得数到49停了,那现在我大概是从8数的,好像已经打了20多下了,加上49等于多少呢,我这时候的脑子很不清楚,忽然疼痛停止了,我一下子趴在了床上,他又帮我揉了揉,手指开始在我的两瓣屁股屁股之间游走,他要干什么呢,电视里无聊的电影还在播放着,他问我,你要不要试一下手指插肛门,说着手指开始慢慢的分开我的屁股,手指若有若无的触碰着那里的皮肤,中指抵在我肛门口,开始慢慢的用其他的两根手指分开洞口,我很害怕也很担心,如果他的手指一下子进去了,会不会很痛,我说,你要干嘛。马上夹紧了屁股,微微的侧了身子。是的,我不想。那种感觉并不好,我有些生气了,不过我没有把它表现出来,我仍然趴在床上,我有些累了,用手摸了摸,已经很热了,应该已经很红了吧。他站起身转过来,在我的旁边坐下,对我说,我的屁股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紫色的淤血,这说明我皮肤很好,这才打了多少下啊 就已经开始紫了。(唉,写不下去了)
       (接着写吧,能回忆起多少是多少)他问我,你数数了吗,我一共打了多少了,我想了下说,用手打50多下,刚才好像打了80多,就算150吧, 他说,你会算吗,50+80等于多少?我赖皮的说,你不是说要打300嘛,就再打140下就好了。他说,不行,再打150,我说就140吧。我想跟他讨价还价,不过他明显不吃这套,又说,160,你再说我还加。唉,我知道150肯定是打定了,于是他又让我跪在床边,还是让我做出跪趴的姿势,这个姿势真的好难看啊,而且很不舒服,他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按住我的腰,我想动可是又不敢,心里很紧张,忽然一下皮带落在我的左边,真的很疼,声响也很大,我心里很勉强的数出1下,又一下落在了右边,我的腿感觉已经软下来了,随后他的皮带很快,有时只打左边,有时只打右边,有时照着一个部位狠狠的打了好几下,有几下打在腰的位置上,还有几下打在了尾骨上,我真的支持不住了,姿势慢慢的低下来,他也没有重新要求我摆好,大概也是觉得我很疼得缘故吧,我数到50然后又从头数,觉得这样数会比较好熬一些,就在我差不多要喊出来的时候他停止了鞭打,俯下身来看我,好像是要从我的表情读一些什么信息,问我,多少下了。我小声的回答,还有15下。然后,我感觉他站的距离床更远了一些,他突然冷不防的重打下来,让我一下子就趴在了床上,我把头使劲的埋在床单上,他伸手把我的外套盖在我的头上,大概觉得这样我能好受一点,15下应该很快就打完了的,可是在我当时的想法是这么的难熬我艰难的数着数,还有10下,还有7下,还有5下,还有3下,还有最后一下,当他打完最后一下的时候,我猛地躲了一下,他把皮带放在一边,又用照片拍了几张我的伤势,拿到我的面前给我看了下,我说,不是很严重啊,他说已经非常红了,只不过象素不好而已,又当着我的面把照片删了,然后低下头来又亲吻我的伤痕,我忽然觉得不那么痛了,还有一点痒痒,他给我又揉了几下,然后手指伸到我的下面那个部位,他俯身趴在我身边说,你下面都湿了,说明你潜意识里是喜欢的,要不怎么会兴奋呢,说完又用手指轻轻的摸了一下,我慌忙的翻了下身,以此来抵抗他这种行为,他忽然又很严肃的对我说,你说你喜欢实践。我被他的眼神吓到了,我不想去看他,扭了下头,他又把脸伸到我面前,还是刚才那个表情对我说,我要你亲口说,你喜欢实践。我真的很难亲口承认这件事,不过我确实喜欢,虽然很疼,但是我喜欢这种疼痛,好像这种疼痛能够缓解我心里的一部分压力还有我对Y的愧疚。他再次用眼神逼我承认,我不得不说,恩,我喜欢。那种感觉好奇怪,好像我中了他给我下的药一样,让我不得不承认,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       实践到此就算结束了, 打的时候很疼,停下来似乎又觉得没有那么严重,还能活动自如,我趁他去厕所的功夫,赶紧爬起来,盘腿坐在床上,刚一坐下确实有点不舒服,不过我把腿垫在下面就好多了。我又拿了一个枕头放在腿上,一边用手不自觉的在后面哗啦着,他从厕所出来看到我坐在床上,也顺势躺到我旁边,休息了一下,他跟我小打小闹了一番,想要挠我的痒痒,不过很可惜,我没有痒痒肉,他不信,于是在我脚心试了几下,又在我腰部试了几下,见我没有任何反应,就很失望的说,不会吧,真的没有啊,你可别装着,别忍着,我还就不信了。他又试了几下,见我还是没有反应终于作罢了,我问他,你有痒痒肉啊,说完把手猛地往他腰上一用力,他立即躲了起来,并且做出了应有的反应,我忽然觉得他不是那么严厉了,于是又歇了下,就穿上衣服走了。穿衣服还是有一点费劲的,毕竟身上有伤,行动不那么自在了,他坐在一边看着饶有兴趣的看我穿衣服,我也不看他,自顾自的并且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,又去卫生间里把头发梳理了下,都整理好之后才跟他出去了。
        我觉得后面已经开始肿起来了,因为穿裤子的时候明显感觉紧了一点,当然走路也不能走的很快了,只能小步小步的尽快跟上他的步伐,我跟着他走到车站,他陪我等48路公交,车来了我就上去了,当然一路坐在椅子上的感觉那是苦不堪言的。实践真的不好玩。
PS:总算是写完了,不算完整,其中有些细节实在记不清了,以后再修改吧,这虽然算是我的第二次实践,不过是我第一次真实经历的记录,写的实在是算不得好,自己也很不满意, 也是由于时隔时间太长了,记忆有些混乱。下次的实践会写的更好地,有点期待不过更多的是害怕下次的实践了。
口述我的第二次打屁股实践经历
口述我的第二次打屁股实践经历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