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贝网

车库的惩罚

时间:2018-09-18 16:01:14

“砰——”
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着实把慕辰的耳朵震得够呛。
电话没有挂上,还可以听见。
先是一阵猛跑的脚步声。
然后是开车的遥控钥匙的滴滴声。
慕辰静静的拿着电话,站在摄影棚的背面,没有说话,只是听着电话那头。
听着那头的任性……那头的气愤……那头的无理取闹。
青溪把手机扔在驾驶座旁边,猛地踩下油门,愤愤地瞪着手机。
“你不说,我也不说,看谁硬过谁!!憋死算!!”青溪心里面嘀咕到。
然后是轰隆隆的发动声——又开这么快,慕辰皱了下鼻子。
“吱——”的刹车声——青溪慵懒却不失温柔的声音:“晋哥,我载你一程吧。”
一定是在微笑——慕辰生气的皱了皱眉。
之后就是青溪和那个男人毫无营养的话题,青溪不拒绝的回答谈笑着,说话还故意的提高了声音——慕辰听着手机里的声音,捏紧了拳头——李青溪= =+!!!
吵架了。
自从分了公司就一直冷战着。
青溪在家干脆不说话,故意把米饭烧糊,睡觉还非得分被窝,慕辰背台词的时候故意放音响。
慕辰都忍了——但是,昨天青溪竟然一夜未归。
晚上回到了片场就给青溪打电话,她竟然爱搭不理——慕辰终于生气了。
两人都不说话,很默契的配合着彼此的愤怒。
走神了一会儿,突然电话那边吵闹了起来。
隐隐约约的“我们要进行酒精测试……”电话一下子被挂断!刚才打电话的时候青溪在酒吧!!
慕辰拿起大衣冲出片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保证金交过就可以了。”警察小姐的声音温柔的让人发冷。
“谢谢……”慕辰礼貌的道了谢,在众多目光的包围下奔出警察局。
青溪坐在车里,没有说话。
车子发动时,青溪摇下车窗望着外面。
慕辰一路开得都很慢,青溪缩了缩脑袋,晚间的风还有未消褪的凉意。
偷偷的看了眼慕辰,严肃到死的表情,青溪有点难过。
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无法遏止的莫名的心慌,无法控制的小小情绪——青溪也好苦恼。
其实分开公司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,分开活动也一直顺利进行——青溪还是害怕。
突然出现的一个不知所谓的距离空白。
突然不再有站在身后的身影。
难道是年纪大了——青溪无奈的摇摇头。
车滑入车库,慕辰没有动作,两人间是长时间的沉默。
青溪赌气的打开车门,掏出烟。
慕辰跟着下车,走近青溪,微怒的拽掉叼在青溪嘴上的烟,看着她:“闹够了没有?!!”
闹够了——青溪心里想着,嘴上却不依不饶:“没有!”
青溪别扭的刚要转身,准备上楼,慕辰一把抓住青溪,按趴在车前盖上。
二话不说,慕辰解下领带把青溪的双手结结实实的捆住。
“混蛋……你想干嘛?!!”青溪的上半身被慕辰按在车前盖上,完全动弹不得。
“干吗?让你闹个够!!”慕辰一只手死命的压住想要挣脱的青溪,另一只手迅速的扯掉短裙加内裤,狠狠的一巴掌甩在青溪的屁股上。
“你……放手!啊……”青溪大声地抗议着,空旷的车库里响亮的回声。
慕辰没有理会青溪的抗议,把她的T恤微微向上卷了卷,并用最快的速度抽出了自己腰间的皮带。
青溪听到了皮带扣的响声,惊慌的回头,却被幕辰的眼神瞪了回去。被捆着的手由于青溪的挣扎,勒的有点疼。
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一连串的皮带夹着风声落在青溪的臀上,微红,粉红,大红……慢慢的向紫红发展。
这一切恶劣的惩罚终于开始奏效,青溪忍不住了,她慢慢放弃了抵抗,说出了告饶的话。
“我错了……别……别打了……呜呜”
泪水滴落在车上,但臀上的疼却丝毫没有减轻,她不知道现在的幕辰是什么表情,但她明白,他一定很可怕……青溪委屈的呜咽着。
“司徒……幕辰……你……混蛋!!!呜呜……”不似刚才的暴躁,青溪的声音听上去更像在哀求。
慕辰还是生气的脸,原本想停止的右手又举了起来……在青溪的臀上再一次抽打。
望着趴在车盖上的青溪委委屈屈的表情,慕辰坏坏的笑了。
幕辰扔掉了皮带,用手又一次开始了拍打,此时的青溪已经泣不成声了,断断续续的求饶也听不出来说的什么。
拍打结束之后,青溪的意识渐渐的清晰起来,刚才真的很丢脸,青溪有些郁闷的起身想躲开站在自己身后的幕辰。
一个男人调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下次不要闹了,知道吗?”
“嗯……”青溪无意识的哼哼着,却不愿再看他。幕辰再一次将她按趴在车前盖,青溪慌了。
“知道错了没?”
“你想干嘛?!!!”慕辰的这一举动,让青溪睁大了眼睛。
“我想……让你彻底的认错……”语气里是不容拒绝的要求。
“不要……”青溪剧烈的反抗起来,被捆住的手却大大的妨碍了身体的活动。
慕辰解开青溪手上捆着的领带,手腕都勒红了,有点心疼得看着青溪:“对不起……”
幕辰扶起青溪瘦小的身体,将手轻轻的覆上了她的臀。
温柔的动作让青溪有些不知所措,却也感到温暖……青溪抬起微微酸疼的手臂,圈住慕辰的脖子。
“我……打重了……”慕辰心疼的边揉边说。
“好疼……”青溪委屈的扁了扁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,青溪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慕辰却是很早就出去了。
回来以后,幕辰为自己按摩加上药折腾了几次青溪是完全的记不住了。
想着从镜子里看到,像红透的番茄一样的屁股,让她心惊胆战。
慕辰推门进来,爬上床搂住光着屁股趴在床上的青溪。
“你去干嘛了?”青溪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,完全嘶哑。
“去洗车啊……不能让别人来洗吧……那车前盖已经面目全非了,眼泪鼻涕的一大堆啊……”慕辰故意摆出无奈的姿势。
“你……”青溪气愤害羞的把自己埋进被窝。
慕辰摸了摸隆起的小被窝球,宠爱的笑了笑。
“青溪,昨天想明白什么了么?”青溪应该不会再和自己闹下去了吧,慕辰心里开心了起来。
“嗯……”
“那你想明白什么了啊?”慕辰非常想听到青溪认错。
“辰……你以后穿松紧带的裤子好吗……”青溪带了点撒娇的声音呜呜的从被窝里传出来。
一天后,两天后,很多很多天后——慕辰都是在狂笑中度过的。
车库的惩罚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