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贝网

欠揍的娇妻

时间:2018-12-12 11:41:00

    浴室里,倩倩还在洗澡;卧室里,严祝早已进入梦乡。伴着哗哗的流水和隐隐约约的鼾声,倩倩侧身站在镜子前,贪婪地欣赏着自己的翘臀,一只手从臀峰轻轻滑过,肌肤紧实又不失细腻,那手感让倩倩忍不住悄悄捏起指尖,长长的指甲缓缓陷入一团粉嫩中。 
    “嘶——”一阵尖锐的刺痛直冲头顶,倩倩勉强压住了已经冲到喉头的尖叫,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指,只在那一片雪白上留下五个鲜红的月牙。“好久不实践了,都不耐痛了。”倩倩心头不禁有些失落,更多的是无奈,手又不自觉地在身后轻轻揉着。曾经,这两团嫩肉饱受摧残,却美艳不改,都是倩倩精心呵护的功劳,因为,那是倩倩最引以为豪的部分,也曾经是她快乐和安全感的来源。
    倩倩微微闭上双眼,在空气中仔细捕捉着那淡淡的鼾声:现在,一切都已改变,屋子里的那个叫做严祝的男人就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——除了那种让倩倩既恐惧又依恋的疼痛之外。严祝很专一,对别的女孩都是爱答不理的;严祝也很宠溺倩倩,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对她说,更不要说…… 
    可倩倩就是忘不了那种感觉,只是出于人妻的道德约束,她不敢再去和别人实践。倩倩也曾试着暗示严祝,说些自己小时候淘气的事情,然后各种无理取闹,可严祝每次都是一笑而过,再不然就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,严祝胸膛的温度可以瞬间把倩倩那颗调皮捣蛋的小心脏融化掉。倩倩甚至索性故意让严祝看见自己登陆SP的贴吧和论坛,可严祝居然可以完全视而不见!倩倩有时也会自嘲: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,难道非要把丈夫培养成家庭暴力男才舒服? 
    不甘心,倩倩还是不甘心。 
 
    简单擦拭一下身体,倩倩居然连一条浴巾都不披就直奔卧室,一脸坏笑地站在严祝面前,轻轻转身,稍稍弯腰,提臀——一股气体倾泻而出!再看严祝,半梦半醒中连眼皮都不睁,伸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,一翻身,咂咂嘴,又睡着了。倩倩慢慢撅起来嘴巴,随手抄起手机,瞄准严祝的肚子,顿了顿,放下手,直奔书房。 
    打开陌陌,手指轻舞:“大叔,睡了吗?”对方和倩倩刚认识不久,却很谈得来。和严祝相比,这个同样比自己大了六岁的男人多了一丝严厉和霸道,或者叫做男人味儿——至少,倩倩这么认为——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更巧的是,他居然是个同好。 
    “嗯,被你吵醒了。”过了好半天,屏幕上才悠悠飘来一行字。 
    “哦。活该!”倩倩一阵偷笑,顺便脑补着大叔现在的囧样儿。 
    “小丫头,欠揍吧你!” 
    “是啊,爷就是欠揍!有本事你来揍我啊!”倩倩又是一阵得意。 
    “懒得理你。继续睡觉。” 
    “想得美!起来,陪我聊天。”倩倩顺手发了至少一个连的猪头,给对方来了个刷屏。 
    “小丫头片子,你到底想干嘛!找揍和你老公说,就地赏你个一丈红!” 
    “他从来都不打我。要不你替我和他说说吧,求他打我一顿。”倩倩还在笑,只是笑得有些失落。 
    “那他真是手懒!话说,他对你那么好,你干嘛非要找揍啊?” 
    “你不懂!他总这么惯着我,什么错误都包容,我还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……”倩倩发了个叹气的表情。 
    “那你还真是欠揍啊!长不大的小破孩儿……” 
    “大叔,要不,我们实践一次吧。”倩倩突发奇想。 
    “胡闹!结了婚还和陌生人实践,不怕你老公休了你啊!” 
    “他不会的。我真的想实践了,结婚一年多,连DIY都没有过。”倩倩咬咬嘴唇,回复道。 
    “老婆,干嘛呢?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门口传来严祝模模糊糊的声音。 
    倩倩吓了一跳,随即把脸拉得老长:“吊帅哥呢,哼!你先睡吧。” 
    “还是早点睡吧,当心睡眠不足变成黄脸婆,看哪个帅哥还能搭理你。”严祝笑笑,亲昵地伸手刮了一下倩倩的小鼻子。 
    倩倩白了严祝一眼,悄悄把手机藏到身后。 
    “这样吧,就明天,小区门口那家快捷酒店。明天开好房间我把房号发给你,工具你自备。”手机再次震了起来。 
    “好的,不见不散。”倩倩的脸一下子红了,心跳加速。 
    满意地道了声晚安,倩倩回到卧室。 
    严祝居然又睡着了。 
 
    第二天是周末,严祝却早早出门了。倩倩拒绝了和严祝一起出去,说是要留下睡个懒觉,却在门响后第一时间从床上跳起来。打开衣柜,从最底层翻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登山包,还带着一个精致的小锁头。严祝曾经问过倩倩包里是什么,倩倩答是一些回忆,严祝也就没再说什么。他很尊重倩倩,从没有私自翻看过倩倩的东西。想到这些,倩倩忽然有些犹豫了。 
    手机打断了倩倩的思绪,陌陌上闪出一行字:“QZ77房间,等你。”于是,那一丝犹豫烟消云散。倩倩梳洗打扮一番,背着那个登山包,兴冲冲的出门了。 
    QZ77房间门外,倩倩小心翼翼地敲敲门,小心脏狂跳不止——一分紧张,二分兴奋,三分莫名的担心。 
    门直接被倩倩敲开了——居然没有上锁,只是虚掩着! 
    倩倩好奇地把头探进去,左看看,右瞧瞧,没有人。 
    “有人在吗?”倩倩犹豫着慢慢踱步进去。 
 
    突然,厕所的拉门打开了一条缝隙,一只大手伸了出来,“嘭”的一声关上了大门,随后从厕所里飘出来一个彪形大汉,堵在门前。 
    倩倩一惊,赶紧回头:“老公?!” 
    片刻的震惊之后,倩倩下意识地想要冲出门,却正好撞在了严祝的怀里,被严祝顺势连人带包夹在腋下,大步流星地拎入卧室。 
    “老公,救命!……不是,饶命……老公,听我解释……”倩倩从没有在严祝面前这么慌乱过,已经语无伦次了。 
    严祝坐在床边,把倩倩的包仍在一边,把倩倩横放在自己左腿膝盖上,右腿压在倩倩两条腿上,抡起巴掌,对准倩倩的小屁股,左右开弓。 
   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屋子里只剩下阵阵闷响。 
    挨了约莫二十多下,倩倩猛地反应过来,嘴角微微扬起,开始用力挣扎。无奈力量相差悬殊,倩倩便大叫起来:“你长本事了,敢打我了!你再打我一下试试——哎呦——” 
    严祝不说话,只是那阵阵闷响徒然提高了十几分贝。 
    “啪!” 
    “你大爷的!住手!” 
    “我没大爷。”严祝终于开腔了。 
    “啪!” 
    “你妹的!停下!” 
    “妹妹太多,你让谁停下?”严祝的声音听不出语气。 
    “啪!” 
    “哎呦,你老婆的!” 
    “她正挨揍呢,你也一起吧。”严祝肚子抖了一下,手上却丝毫没放水。 
    “你……”倩倩一时脑袋短路。 
    严祝忽然停住了,伸手去解倩倩的裤子。 
    倩倩也醒过神儿来:“尼玛啊,姓严的,再不放开我就和你离婚,到时候……” 
    倩倩话还没说完,就被严祝扔到了一边。倩倩赶紧起身,假装慌乱地揉着身后,心里美滋滋的。 
 
    转身,脸上的得意瞬间被黑线挤掉:“姓严的——不,老公,你要干嘛……别……” 
    严祝两眼喷火,抓起登山包,一把拽掉了精致的小锁头,拉开拉链,各种金属制品、木制品、塑料制品叮叮当当地散落一地。
    下一秒,倩倩慌忙窜向大门,却被严祝一把抓住了腰带,一只手拎了起来,丢回床上。 
    “裤子脱掉,背对我跪好!”严祝从地上捡起一根拇指粗细的皮鞭,指着倩倩命令道。 
    “老公,不要……”倩倩下床蹲在地上死死抱着自己的屁股,疯狂地摇头,声音里带着哭腔。 
    严祝猛地甩了一下鞭子,床上立马形成了一条东非大裂谷:“我不说第二遍!” 
    倩倩赶紧从地上跳起来,麻利地解开腰带,褪掉裤子,在床上跪好,弯腰,撅起屁股,动作一气呵成,其熟练程度差点儿把严祝看呆了。 
    “嗖——啪!” 
    倩倩一咬牙,一阵熟悉的感觉从身后传来。 
    “嗖——啪!” 
    不等倩倩充分回味,两阵感觉重叠,直冲大脑,如醍醐灌顶。 
    “嗖——啪!” 
    这次,倩倩强忍着,才没从床上蹦起来。 
    “老公,我错了……”倩倩忽然想起了什么,轻轻转身,眼泪汪汪地看着严祝,却不敢起身,屁股依旧高高撅起,上面横贯三条紫红色的喜马拉雅山脉。 
    “错哪儿了?”严祝没有停手,但是力道明显轻了许多,只在倩倩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条红河。 
    “啊——我不该约陌生人实践……” 
    “哎呦——我不该骗老公……” 
    “妈呀——我不该说粗话,更不该说离婚……” 
    倩倩张牙舞爪地叫唤着,两只小手一会儿抓紧床单,一会儿又抱着脑袋,就是不敢伸到身后。 
    又是连续的五下,严祝把鞭子放下,一边用手在倩倩悲催的臀部轻轻揉着,一边质问道:“下次还敢不敢了?” 
    “不不敢了。”倩倩一阵呲牙咧嘴,却故意多说了一个“不”字,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。 
    “啪!”严祝突然在倩倩红肿的臀部拍了一巴掌:“还好意思笑,你还真是欠揍啊!记着,回去以后,你自己写家规。你再犯错,一律肉刑。你不听我话、不好好做家务、和我顶嘴之类的,统统屁股开花!” 
    “哎呦!”倩倩蹦起来,顺势嘶嘶哈哈地钻进了严祝怀里,感受那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疼痛一起在自己的心中交汇、融合:“臭老公,你要不要这么狠啊!定家规可以,第一条就是,老公敢打老婆,就打五百——不,一千皮鞭!” 
    严祝放开倩倩,眯起眼睛,直奔皮鞭:“你确定?那好吧,这一千皮鞭你替我挨!” 
    “啊?不要……救命啊……” 
    “这屋子里就我们俩,我看你小丫头往哪儿躲!” 
 
    房间里立时一片狼藉…… 
欠揍的娇妻

猜你喜欢